快訊

【專訪】《徐自強》練習對死說不 記錄坐冤獄16年重生

專訪鍾志均、攝影粘耿豪

紀錄片《徐自強的練習題》記錄徐自強16年的冤罪人生,徐自強當初被宣判死刑加無期徒刑,除心有不甘,也放心不下家人。他母親天天為此心煩,讓他相當無奈。憶及獄中生活,他說:「當時不敢看連續劇,有沒有明天都不知道。」獄中氛圍迫使他三天兩頭想尋死,包括用釘子穿頭、切腹都試過,最後卻死不了,不知道活著意義何在。

徐自強在1995年的一起擄人勒贖撕票案中,遭2名嫌犯指稱為幕後主使,在無犯案證據下,讓他在獄中度過16年歲月。當時家人為他上訴,花了好幾十萬,讓他曾想過乾脆自我了斷,「死可能是種解脫,最怕無期徒刑,不知道活著要幹麼。」他很慶幸身在這個家庭,當時很怕失去親人,現在感情只有愈來愈好。

2012年5月18日纏訟十六年的徐自強案,台灣高等法院18日更八審宣判徐自強無期徒刑,褫奪

2012年,台灣高等法院18日更八審宣判徐自強無期徒刑,褫奪公權終身,由於「刑事妥速審判法」於19日凌晨生效。

2015年9月1日官司纏訟20年的徐自強被控綁架殺害建商黃春樹案,高等法院更九審1日判決大

徐自強(中)於2015年改判無罪,和母親相擁而泣。

e727ni08h

e727ni11h

e727ni07h

他跟母親感情從小雖好,案件發生後,母親卻自我懷疑,對他是否疏於關心。如今他和家人很少提及獄中生活,「家裡很少談過去,他們也不太問,講了不會更快樂。」因入獄多年,他陪伴兒子的時間少,笑說現在跟他像兄弟,也說他從小遇到爸爸被當殺人犯這事,表現還是成熟、不退縮,鄰居、朋友對他也很照顧。

徐自強和前妻離婚至今,對感情還有盼望?他自省:「現在缺少那塊(感情),好像應該要有,人生才完整。」隨後轉念說:「現在到處演講,遇到好多人都是我的情人。」平時他去各學校機關演講,打趣說:「影片出來後,可以不用說那麼多了,讓影片去交代。」他盼更多民眾了解台灣司法,不要再有下一個徐自強。

e727ni05h

徐自強(左)和導演紀岳君接受本報專訪。

e727ni04h

導演婚姻也觸礁

導演紀岳君為該片苦熬5年,自己婚姻也觸礁,更巧妙將此事放入影片之中。他說影片放映後,不少人對此會產生道德判斷,「但就像徐自強的故事一樣,有人懷疑、批判,希望自己也能站在大眾立場去省思。」他說法律條文是冰冷的,「最終還是回到與人相處上,過好每一天才是最重要的事。」紀錄片《徐自強的練習題》11日在台上映。

e727ni12h

紀岳君導演。

 

留言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