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五月天、草東沒有派對「世代之爭」? 瑪莎千字文吐心聲

第28屆金曲獎24日在台北小巨蛋順利落幕,得獎名單卻引發外界高度討論,而擔任本屆金曲獎評審團總召的黃韻玲,日前在私人臉書抒發心情,其中一句「世代交替」引來網友論戰。五月天瑪莎在27日晚上11點多於臉書用1292字,針對這幾天下來的「世代交替」討論,說出自己的感受。

1五月天帶著全場歌迷熱唱《戀愛ing》

瑪莎對於「世代之間」的競爭,有了不同的見解,他在五月天和草東沒有派對中看到的是,「提名最多的不是兩個創作歌手,是兩個樂團」,他認為「這說明了樂團時代沒有過去,而且即使世代不同了,樂團仍然有相當精彩且引發不同共鳴的作品。」

他也坦言對於金曲獎的「最佳樂團」獎項就算拿過很多次,但對於獎項的肯定永遠不嫌少,不過他卻說:「其實心裡矛盾地也很希望草東可以拿下這個獎。」他也針對大家所謂金曲獎如同金音獎一說做了簡單的說明,更認為不管在金曲獎或是金音獎上被肯定都是好事。

95271_010380006.624.最佳新人獎/草東沒有派對2

GMA 最佳新人獎/草東沒有派對。(台視提供)

他讚賞草東沒有派對現場演出帶給他有別以往的感動,對於許多人無法接受這類型的音樂,他用食物譬喻,「有時你想吃糖,但有時你想吃麻辣鍋,這是種口味上不同的需要。」他以自己出發,「我是五月天的一員,我認同且感動於自己的作品,但不代表我就非得討厭草東的作品而無法認同獲得共鳴。相反地,從他們的音樂我可以感受到某種無可取代的力量,和從沒找到出口過強烈情緒。」

瑪莎大大讚賞這次的名單結果,「我喜歡這屆有guts的評審選出這樣的結果,因為這樣的獎項能帶起的是聽眾的討論和重視。」最後他期待能有更多不同類型的音樂出現,並推薦此次入圍卻沒得獎的其他樂團,Flux、董事長、雞蛋蒸肉餅、獅子合唱團、吉那罐子,更套用草東在領獎時所說的話,「再次謝謝所有聽見以及幫助我們被聽見的人,也希望更多不一樣的聲音持續被聽見。」便再次展大將之風向大家介紹,「大家好,我們是五月天,他們是草東沒有派對。」

 

瑪莎全文:

終於在金曲獎結束後,在比較冷靜的這個時候說說自己的感受。

關於媒體或是網路討論對於草東和我們之間在金曲獎上的提名,我看到的不是所謂「世代之間」的競爭,而是「提名最多的不是兩個創作歌手,是兩個樂團」。這說明了樂團時代沒有過去,而且即使世代不同了,樂團仍然有相當精彩且引發不同共鳴的作品。

在頒獎前夕,要說對「最佳樂團」這個獎不會在意太矯情,雖然已經拿過數次最佳樂團,但獎項的肯定老實說是永遠不會嫌少的,當然也會希望得到肯定。但其實心裡矛盾地也很希望草東可以拿下這個獎。

如果金曲獎真的有其意義且獨特,我期待他們不只是在金音獎被肯定(關於金曲和金音的定義和範疇我覺得是另外需要討論定義的一題,在此不贅述了。簡單的整理有興趣的朋友們可以搜尋馬世芳老師的臉書)。所以心裡的掙扎難免會有的,金曲獎前看到媒體和許多的評論,身為當事者心裡多少會有些牢騷或看法想說。人會有不同的性格,自然就會有許多種不同的音樂面向。做音樂的人只是在當下做出心裡的看法,並期待結果獲得共鳴和重視。

我的確在草東的現場感受到不同於以往的live經驗,那是我所期待也覺得感動的。這是因為時代的不同,聽者在音樂中所需要的情緒載體就會有所。有時你想吃糖,但有時你想吃麻辣鍋,這是種口味上不同的需要,而對你來說,他可能同時重要。你需要發洩的出口,但同時也需要鼓勵的溫柔,只是在這兩年這樣的時代和環境之中,我們會更想要也感謝有這樣的出口和聲音存在,而他們的確也讓人激賞。另一方面讓人高興的是,因為他們引起的迴響,也證明了音樂環境的多元和聆聽者對於多元選擇的需要。無論你想用何種名詞去標籤或定義:「主流」或「獨立」/「金曲」或「金音」/「築夢世代」或「魯世代」等等,這一切都只是論述或討論過程中的方式和產物而已。我是五月天的一員,我認同且感動於自己的作品,但不代表我就非得討厭草東的作品而無法認同獲得共鳴。相反地,從他們的音樂我可以感受到某種無可取代的力量,和從沒找到出口過強烈情緒。

而這次的金曲獎的確某個程度該反映時代氣氛,而評審的決定也的確有了這樣的視野和定義。

我喜歡這屆有guts的評審選出這樣的結果,因為這樣的獎項能帶起的是聽眾的討論和重視。而這樣的結果可能會引起撻伐或爭議,可是在這樣百家爭鳴的網路時代中,要能掀起一些漣漪這也是最好的方式之一,而且是正面的。

不只是草東,我真心地期待會有越來越多的樂團或是新的創作者,可以做出讓評審難以忽視的作品,而這些作品可以因為作者和聽者之間所產生的力量,讓金曲和媒體都難以忽視引發討論。推著台灣的音樂環境向前,這比做了許多努力大推了許久,但卻仍然難以突破同溫層的困境更有用了。

恭喜草東!也真心感謝今年的所有評審!
這兩組人的勇氣是我那天典禮最深刻的感想。
希望大家都可以聽聽草東和其他入圍樂團的作品(Flux,董事長,雞蛋蒸肉餅,獅子合唱團,吉那罐子),沒有非得要喜歡或認同,但至少不會讓自己錯過打開另一扇窗或是另一道門的機會。

借套用草東沒有派對在典禮和他們的臉書上說得很好也深受感動的這句話:

「再次謝謝所有聽見以及幫助我們被聽見的人,也希望更多不一樣的聲音持續被聽見。」

大家好,我們是五月天,
他們是草東沒有派對。

 

留言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