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專訪】生日也是爸爸忌日 61歲喜翔盼有生之年拿1座金馬獎

喜翔(本名金介文)今(7日)61歲生日,他媽媽當年生產時血崩難產,懂事之後也就不愛過這個「母難日」,他48歲生日那年,爸爸金超白因胃癌去世,父子同月同日同時辰一個生日、一個忌日,「他可能想既然我不愛過生日,就讓你永遠記得」。13年來,他生日這天一定到靈前陪爸爸說話:「爸爸又到了我們同一天的時候。」但爸爸從沒入夢讓他很惆悵,「做兒子的總是希望看到他過得很好」。

10704107_10204251091549705_3679636910020108790_n.jpg

拿金鐘獎。

他曾拿2座金鐘獎迷你劇男配角,當時把獎座擺爸爸靈前,對曾是演員的爸爸說「我一步一步往你的夢想走」。過去作品無數,可惜一直與金馬獎無緣,今年他主演電影《盜命師》戲份重,最後連比賽資格都沒有,感到失落,更為團隊叫屈,也向金馬獎喊話「多給台灣人初選的機會」;他想到當初為拍《盜命師》推3部片,也是第一次拍到殺青後仍無法抽離角色,「希望我有生之年能幫爸爸拿1座金馬獎」。

22254921_10214234562599697_3921082454226879188_o.jpg

演出《盜命師》。

他88歲的媽媽和兒子、媳婦都住美國俄亥俄州,他沒給兒子傳宗接代壓力,媳婦是義大利人,大他兒子3歲,他沒到美國見過媳婦,平時和兒子、媳婦靠視訊聯絡感情,坦言上一代的婚姻觀影響下一代,兒子沒打算生小孩,他的觀念是兩個人過得開心最重要,「我告訴他當一個快樂的丈夫就好」。他自己和小36歲的女友同住,生活彼此照應,女友先前在影視圈從基層做起,現在跟著師傅學古早酒家菜和燒烤等料理,他常鼓勵她「不要急,不要有壓力,拼到底還是有機會」。

23031467_1705910006150832_3121129064755043013_n.jpg兩人交往邁入第4年,女友曾想結婚,現在已不催了,喜翔說:「有一方不願意,勉強沒意義,我年紀大了要替別人設想,不能把自己的快樂建築在別人痛苦上,將來我走了就走了,她再去找別人,彼此不要有壓力。」

22448237_1687230008018832_5387575151513274726_n.jpg

喜翔帶小女友到釜山影展。

他許多朋友都是結2次婚、3次婚,也有當爺爺的,他至今沒婚姻,常被虧包出去的紅包要不回來,其實朋友們都了解他個性,知道要他結婚比登天還難,所以他也會故意對朋友說「你們少包紅包不是很好嗎」?最近他送走不少朋友,看待人生更豁達,會對兒子、女友說哪天他要走絕不急救,也不用買靈骨塔,將來把他的骨灰灑向大海就好,「以後站在海邊隨時就能看到我了」。

C311W0040H_BA1_2017資料照片_BA5.JPG

兩人感情穩定。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