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專訪】陳湘琪紐約求生與老鼠共居 傻傻跟男人回家靠演技逃脫

陳湘琪在《接線員》飾演在英國漂流的女子。(盧謹明提供)

金馬影后陳湘琪以《接線員》入圍金馬最佳女配角,她在片中飾演在英國求生的單親媽媽莎莎,雖從事性工作卻仍拼了命保有尊嚴,她表示這股從體內迸出的堅毅力量,恐怕是多年前在紐約唸書時期就已萌芽,當年楊德昌的《獨立時代》一殺青就赴紐約,卻因出發前趕拍戲,來不及訂學校宿舍,只能住在哈林區教會破舊房舍裡與老鼠為伍,床邊總是放了支雨傘,睡覺時如果牠們太吵,就會用雨傘敲地「咚咚咚」請牠們安靜,睡不好加上課業壓力大,「我當時差點精神崩潰!」

放下大好前途和眾多片約,陳湘琪不顧師長反對,獨自前往紐約大學攻讀戲劇教育碩士,卻因個性太單純,為租屋傻傻跟著一個高大白人去看房,對方看到她正在尋找紐約大學附近的租屋,跟她說自家有兩間房間,但她一進門就發現只有一房,對方仍熱情表示可以為她隔出玄關旁的空間,同時卻開始毛手毛腳,「感覺出來他對我很有興趣,一直靠過來,還觸摸我。」她嚇到頭皮、全身發麻,只能發揮高超「演技」故作鎮定,「我假裝對房子有興趣,再慢慢移動到客廳,趕快開門跑出去。」

「白人瞧不起黑人、黑人瞧不起黃種人。」陳湘琪不只過的心驚膽顫,還飽受歧視,她自嘲當時「連次等公民都不如」,每天出入哈林區都有許多有色人種狠盯著她看,但她半年後適應當地生活,學校圖書館24小時開放,她經常念到凌晨2、3點才走夜路回家,也沒有任何恐懼,走在路上甚至有來自美國中西部的遊客向她問路,她笑說:「我知道我的神情不同了,已經變成『紐約客』!」

陳湘琪熱愛看戲、欣賞表演,卻為了負擔高消費興趣從事多份黑工,在畫廊賣畫、當教授小孩的保姆,她笑說自己經常到中國城買菜,走回SOHO時就把菜籃放在外面,走進畫廊裡面欣賞藝術品,結交一群藝術家好友,但她也感受到部分歐洲朋友認為身邊有位東方女性是一種「裝飾品」,不少人想追求她,甚至有女同志直接對她上下其手,不過她深知父母年歲已大,一定會回台發展,「不可能跟他們去德國、法國生活,就都沒有回應。」

回想起這些體驗,她堅定表示:「再來一遍還是做這些選擇,眼前有機會就把握,完整了生命也累積能量。」尤其她在台灣總是被父母、師長保護,坦言自己對人性的想法太單純,「如果想當一個演員,對我來說就該試著用赤身肉體去衝撞。」她也才能在《接線員》演出異鄉人失根的感受。如今對拿獎沒有野心,但格外樂見今年台灣女性電影的蓬勃,她溫柔的說:「就帶著祝福的心情去參加典禮。」金馬頒獎典禮25日在國父紀念館舉行。(圖/《接線員》提供)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