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平鑫濤雙手瘀青腳背插針管 痛心不忍直喊「凌遲」

瓊瑤日前為了老公平鑫濤的善終權與平家3名子女撕破臉,最後選擇讓步,將照顧權交給孩子,她仍定期去探望最愛的丈夫。她7日晚在臉書透露,平鑫濤最近發燒了,為了打點滴,雙手手背都出現瘀青,變形的腳上纏滿了紗布及固定點滴的針管,她看了很不忍,直呼這是「凌遲」。

瓊瑤在臉書寫道,為了能定期去醫院看平鑫濤、握他三次手,好讓老公知道自己仍在為他打氣,瓊瑤努力維持健康,日前她不慎感冒,就算吃再多藥也不怕,只盼早日能痊癒探望老公,最近感冒終於好了,卻接到醫院來電通知平鑫濤發燒。

瓊瑤說,剛到病房就呆住了,看到老公半坐在床上,臉上帶著氧氣罩,眼睛閉著,一臉痛苦的樣子,雖平鑫濤無法睜眼看她,「我聽到他內心的吶喊『救我!救我!」』」她隨即衝到病床邊,發現平鑫濤的左右手背都因吊過點滴瘀青發黑,印傭則在一旁解釋:「昨晚六點多就發燒了,醫生來看過,先注射左手,再注射右手,腳踝找不到血管,現在打腳背,總算不發燒了。」

瓊瑤痛心形容目前種種治療方式只為治好病人,然後繼續接受下次的凌遲,「直到他『刑滿出獄』那天為止」。最後表示,雖因丈夫的病情心力交瘁,她仍必須開始工作,開始著手重生先前脫離皇冠的65本著作,故宣布從今( 8日)晚起,她的臉書留言板將暫時關閉,「我的一個好朋友說我是『九命怪貓』,可是,現在九條命只剩下一條命,如果再不調整心情,這一條命也將不保!什麼好朋友嘛!總說一些聳人聽聞的話來給我『當頭棒喝』。朋友們,下次,我一定帶一個溫馨的故事給你們!當我的留言版暫停的時候,我並未遠離。」

【無聲的吶喊】

自從上次貼出《握三下,我愛你》之後,我就感冒了。最討厭感冒,尤其,感冒之後不能去醫院,醫生禁止家屬把病菌帶入病房。在家裡吃了一大堆藥,中藥西藥一起來,為的是我必須去醫院,我還要握三下鑫濤的手。

今天早上,醫院打電話來,說鑫濤發燒了,現在正在「治療」中。希望家屬不要去探視,免得彼此傳染。我心驚膽顫,每次「治療」,對於無法表達的病患,都是「折磨」。好在我的感冒已經痊癒得差不多了,我就衝去了醫院。

在病房看到鑫濤,我就呆住了。他的病床搖成半坐的姿勢,臉上罩著蒸汽罩,他的表情充滿了痛苦,頭無力的搖晃,似乎想搖下臉上的異物。印佣一手拉著那罩子的鼻頭部份,一手鞏固著他的頭。他的眼睛閉著,臉上的每根皺紋和線條,都寫著「痛苦」兩個字。我幾乎可以聽到他心中的吶喊,雖然他早在六百多天前就失去了語言的能力,他沒看到我!當然,他的眼睛閉著,怎會看到我?但是,我聽到他內心的吶喊:「救我!救我!」

我衝到他的床邊,拉開棉被,先檢查他的左手,手背上一大片瘀青,證明已經吊過點滴,我再檢查他的右手,手背也是黑色,證明也吊過點滴。印傭見我如此,乾脆拉開腳邊的棉被,讓我看那插在腳背上的針管和正在吊的點滴瓶。整個變形的腳上,纏滿了紗布,裹成一個大包,只露出那點滴的固定針管。印傭說:「昨晚六點多就發燒了,醫生來看過,先注射左手,再注射右手,腳踝找不到血管,現在打腳背!總算不發燒了!」

「凌遲」!我心裡浮起了兩個字,六百多天來,這不是鑫濤第一次發燒,每次都會這樣「治療」一次,儘管我千叮嚀,萬囑咐,不要再做侵入性的治療,不要讓他痛楚了!但是,沒用,醫院不會聽我的!我太渺小了,我太沒用了!難怪葉金川說:「不要聯合醫生來凌遲我!」這種凌遲的目的,是把他醫好,然後等待下一次的「凌遲」,直到他「刑滿出獄」那天為止!

我默默無言的看著他,好久,好久。然後,我拉起他的右手,輕輕的握了三下。

回到家裡,我電腦前面,有鐵粉劉建梁和曾波,用了幾年時間,為我整理出來一套《留夢詞》。裡面全是我散落在各處的歌曲。我翻開歌曲,一首《滄桑的浪漫》躍入眼簾,這是我和素媛兩人幾度修改的歌曲。我看著那歌詞,怎麼如此似曾相識的寫出今天的情景?只要改幾個字。我改了,把題目也改成《無聲的吶喊》,記在下面:

《無聲的吶喊》

眼看你受盡了折磨,聽到你無聲的吶喊
我不能言語和思索,只剩下無助和沉默

想著你默默的喚你,以為瀟灑就可以
點點滴滴都是回憶,揮揮衣袖談何容易

空氣凝結在你的距離,轉身留下獨自的背影
蒼涼的病房蒼涼的你 ,何時才能終結這分離

風雨裡細訴海枯石爛 ,是真是假都已然混亂
耳邊猶記你句句誓言 ,如今字字像刀割心弦
驀然回首,往事如煙 ,你是我最痛楚的依戀

這是我今天的日記。自從三月以來,我的文字斷斷續續,我的留言版開開關關,我的生活風風雨雨。我還出了一本書,接受了很多訪問。談的都是我刻骨銘心之痛。很多朋友在為我加油打氣,我也一直告訴大家,我是「火花」,我還在「燃燒」,請大家放心。今天,我本想帶一個比較溫馨的故事來給大家,沖淡連日來關於「善終權」和「安樂死」的議題。不料跑了一趟醫院,一切計劃都變了調。對不起!

從明晚起,我的留言版又要暫時關閉,我的一個好朋友說,我是「九命怪貓」,可是,現在九條命只剩下一條命,如果再不調整心情,這一條命也將不保!什麼好朋友嘛!總說一些聳人聽聞的話來給我「當頭棒喝」。這棒子打得夠重,也讓我有片刻清醒。我還有65本被莫名其妙逐一消滅的書,需要重生。很多工作還等著我做。我該振作了!朋友們,下次,我一定帶一個溫馨的故事給你們!當我的留言版暫停的時候,我並未遠離!請你們,也對我不離不棄!

瓊瑤
寫於可園
2017.11.7

20622281_1394037877331715_5158325286337155994_n.jpg

圖/取自臉書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