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蔡振南生日險變忌日!右手斷腕見骨「寧死不截肢」

蔡振南擔任糖尿病衛教大使,透露自己也曾因為斷腕差點被截肢。(蘇蔓、林淑娟攝)

「國民阿爸」蔡振南6日出席「糖尿病周邊神經病變痛」記者會,擔任衛教宣傳大使,他說自己很能體會糖尿病患者面臨足部壞死必須截肢時的抗拒心情,自曝30多年也曾面臨右手腕被醫生判定要截肢的痛苦,當時的他堅持「寧死不截肢」,差點生日變成忌日。所幸最後右手保住、命也救回來,現在手沒有比較遲鈍,還能彈琴、彈吉他,「只有麻將摸不出牌,所以不打了,因為爽度跑掉了」!

蔡振南擔任糖尿病衛教大使。(蘇蔓攝)

蔡振南回憶,當天是他生日,幾個朋友在他家喝酒為他慶生,但幾杯黃湯下肚後,有人喝得酩酊大醉,一言不和竟打起來,眼見四、五個友人拿著酒瓶朝其中一個人的頭猛敲,他擔心鬧出人命想勸架但勸不成,於是採取「更悲壯」的嚇阻方式,用自己的手往後打向落地窗,希望製造更大的聲響制止他們,「哪知當下玻璃像虎頭鍘往手切下去,感覺手怎麼冰冰、濕濕黏黏的,手一抬起來,血就像噴泉一樣往上噴,因為大動脈和神經都切斷了,還可以見到白色骨頭」,朋友們見狀一陣慌亂,趕緊用絲襪和鐵絲綑緊他的手,然後送醫。

結果到了醫院,不知是否因為綑太緊了,蔡振南的手整個壞死發黑,醫生直接宣判「要截肢不然你會死」,他直回「我不要截肢,我寧願死」,而且擔心醫生趁他麻醉昏迷時做截肢手術,他還堅持麻醉:「我怕他給我鋸斷啊!」 醫生就在他邊流血、邊輸血過程中完成搶救,「裡面縫18針、外面17針,共35針」,蔡振南笑說,後來很多人看到他的手腕,會特別瞄一眼,都以為他割腕,「我都說冤枉啊,我氣魄沒這麼壞啦」。

曲折離奇的故事還沒結束,當晚蔡振南才剛做完縫合手術還在住院觀察,卻因擔心他就醫後朋友會被打死,竟然拔掉點滴,然後從醫院「跳窗」逃走,回到家後他到處找朋友,很怕他被打暈後暈倒在隔壁稻田溺死,他邊找人邊大喊朋友名字喊了幾小時,「因為血流太多,我喊到快脫肛,血還噴出來」,天亮後,朋友才從稻草堆裡爬出來,他已流血流到沒力。

幸好傷口縫好、拆線後好了,本來因為神經壞死所以手不太能動,也無法用右手寫歌,左手寫詞的字草到自己都看不懂。但慢慢的,幾年後,神經又長回來、觸覺也恢復了。他妙語如珠、生動描述過往,笑笑說著自己是大難不死,這條命是撿回來的,「當下的悲劇,成為日後的幽默」,身旁的記者則被他充滿戲劇化的經歷嚇到目瞪口呆。

蔡振南生動描述當年右手斷腕的過程。(林淑娟攝)

不過蔡振南說,自己當年必須截肢與糖尿病患者截肢的原因不同,他的姊夫之前就是因為糖尿病周邊神經病變忽略積極治療,最後足部潰瘍壞死,醫生宣判要截肢時他拒絕,拖一陣子不能再拖,必須鋸到大腿,但已經來不及了,在加護病房住了四個月後還是走了。他的姊姊也這樣在加護病房外的板凳上睡了四個月,「無情的死一個,有情的死一家。一個人生病,全家倒」。

他因擔心自己生病會拖累家人,所以平常就很注重身體健康檢查,也很關心醫學常識,但他說,在擔任這次衛教大使之前,連他也不知道原來腳麻也是糖尿病周邊神經病變的症狀之一。他的女兒在醫院擔任檢驗師,經常跟他分享上班所見所聞,「她看到病人檢驗報告異常,會打電話通知病人到醫院追蹤檢查,但好心拜託對方,卻經常換得病患冷漠、不客氣的對待,她很沮喪,覺得為什麼這麼多人不珍惜自己的身體」。他說現在終於知道女兒的心情,也更體會到衛教宣導的重要性。

中時娛樂關心您:飲酒請勿過量!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