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吳可熙待釜山一日看4電影 《血觀音》一場戲情緒數十轉考演技

吳可熙拿著影展證件在釜山影展狂看電影。双喜電影提供

吳可熙過去在電影裡總是飾演「外國人」,不是說緬甸語就是泰語,總算在電影《血觀音》飾演台灣人,她笑說:「不是第一次演台灣電影,但是第一次在電影裡演台灣人!」未料依然得發揮語言能力,因為飾演母親的惠英紅來自廣東,吳必須不時烙一兩句粵語俚語,還特地找老師學習,沒想到在現場被惠英紅笑「太像文言文」,但片中最大的挑戰是一場戲需要有數十個情緒變化,讓她吃盡苦頭。

吳可熙談起和母親惠英紅在客廳看電視的該場戲,「從對方收到禮物時感到好奇,打開禮物時感到驚訝,然後躺在母親懷裡感到片刻母愛,瞬間又發現被背叛,接著又覺得自己對母親太兇、太壞!」戲已經殺青半年多,吳可熙卻仍大氣不喘的一口氣說完所有細節,足見當時壓力之大。

在片中深切渴望自由,卻被母親掌控人生,被迫成為家族中交際花,吳可熙表示現實中也曾有過類似際遇,剛入行時為得到廣告演出機會,只能配合一般的廣告商對於女星的外型喜好,每次試鏡前都得換下平日習慣的垮褲、球鞋,違背自己個性裝出可愛形象。

笑言自己五音不全,但找老師學歌唱10多年,吳可熙表示:「聲音也是演員功課的一部份!」大學主修土耳其語,又為戲學過緬甸、泰語、雲南方言和粵語,近日殺青的新片則挑戰「有泰國腔調的中文」,多年來她已歸納出學習語言的方針,「越學越多已經更容易抓到共鳴,不同語種用不同部位發音。」她也成功讓語言成為演戲的利器之一。

在釜山和惠英紅、文淇參與《血觀音》首映和戶外活動的時間只有短短2天,但吳可熙特地多留一天,一問她是否有去旅行,得到的答案竟然是「一整天都看了4部電影。」得知《血觀音》同劇演員柯佳嬿有演出短片《謎絲》,隔天特地找到場次前往觀影,力挺台灣夥伴,另外還選擇大師作品俄羅斯導演安德烈薩金塞夫新作,以及接下來將在台上映的《The Florida Project》,足見對電影表演的喜好和用功。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