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專訪】視帝莊凱勛:角色教會我的一件事

專訪/洪秀瑛    攝影/盧禕祺

演技派的莊凱勛這4年來連獲台北電影獎男配及金鐘獎殊榮,今年以電影《目擊者》入圍金馬獎影帝,坦言和好友吳慷仁剛開始一樣,拿獎後的名字變成仁人口中的「影帝」,「他們通常會說『就《志氣》那個教練,《菜鳥》那個明哥,老張那個變態啦,其實叫角色名字多過叫我本名和頭銜開心,表示我存在他們心裡」。

FIN_8834.jpg對於將和金城武、黃渤、田壯壯等人角逐金馬影帝,莊凱勛當然還是投自己一票,相隔5年再參加金馬,「都入圍了怎麼可以沒有企圖心」,除了希望自己演員的生命有成績單,「如果可以把獎留台灣,也是鼓勵台灣所有電影工作者,讓大家知道其實我們不差,只是需要更多題材、更多資源;但比賽有失有得,能透過初選入圍,對我來說已經完成任務,得不得獎,半點不由人」。

FIN_8845.jpg他當初拍《目擊者》強烈感覺缺乏資源這件事,大陸或韓國一場重要戲的製作費可能就是台灣一整部電影的預算,但《目擊者》拍攝過程,一台車撞完前面撞後面,後面撞完撞右邊,撞之前還要把沒撞車前的文戲先拍掉,「光是撞車就拍了好幾次,沒得撞了,攝影機跳到車內拍人被撞之後的反應,因為我們沒多餘的錢找第2台車,我們用4000萬做到這樣,大家勒緊褲帶在幹活,所以入圍後,我很感恩劇組,那種感覺是整個團隊一起入圍,不是靠我自己」。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