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八田與一的烏山頭水庫 美麗不輸帛琉

描述八田與一功績的文章與報導很多,但簡單幾張齊柏林的空拍圖,就能展現八田與一對台灣的貢獻。

沒有烏山頭水庫與嘉南大圳,嘉南平原將是一片蠻荒,無法成為台灣米倉。(齊柏林攝.觀光局西拉雅風管處提供)

圖片中可見,八田與一首創的「半水力填築式」工法,百年過後依舊好用,也讓烏山頭水庫呈現宛如帛琉洛克群島般的美景。而穿梭在嘉南平原田間的嘉南大圳,總長1.6萬公里,可繞行台灣13圈、地球半圈,灌溉了15萬公頃農田。如果不是八田與一這個水利工程,嘉南平原將是一片蠻荒,不可能成為台灣米倉。

烏山頭水庫為八田與一首創的「半水力填築式」工法,空拍畫面宛如珊瑚般優美。(齊柏林攝.觀光局西拉雅風管處提供)

烏山頭水庫為八田與一首創的「半水力填築式」工法,空拍畫面宛如珊瑚般優美。(齊柏林攝.觀光局西拉雅風管處提供)

穿梭在嘉南平原田間的嘉南大圳,總長1.6萬公里,可繞行台灣13圈、地球半圈,灌溉了15萬公頃農田。(齊柏林攝.觀光局西拉雅風管處提供)

穿梭在嘉南平原田間的嘉南大圳,總長1.6萬公里,可繞行台灣13圈、地球半圈,灌溉了15萬公頃農田。(齊柏林攝.觀光局西拉雅風管處提供)

其實以現今眼光來看,八田與一絕對是人生勝利組。

出生在素有小京都之稱的日本金澤富農家庭,約20歲進入東京帝國大學念土木,畢業後來到台灣,參與了桃園埤圳、日月潭水庫、明潭發電廠與高雄港等建設。31歲那年,娶了年僅16歲、出生於醫生家庭的小美女米村外代樹,也在同一年,他大膽提出的烏山頭水庫與嘉南大圳工程遭到否決,但隔年就順利通過。

家裡有錢,學歷高,老婆年輕漂亮,岳父是醫生,且在當時公務員平均月薪只有30日圓的年代,這個烏山頭水庫與嘉南大圳工程預算經費5400萬日圓,規模為全球第三大,這相當於把現代1800億的龐大工程交給一個32歲年輕工程師全權負責,這是人生多麼大的勝利!但從來沒有人去描述過八田與一的人生勝利,理由很簡單,因為他的勝利與成就,完全沒有歸到自己身上,而是全部付出給周邊的人民。

西元2011年,烏山頭水庫旁的「八田與一紀念園區」完工,當時負責紀念園區日式宿舍群整修工程的「中冶環境造形顧問公司」負責人郭中端說,為了復建這園區,她曾多次赴日訪談八田後代子女與技師親友合計數十人,問到許多八田與一的小故事。

郭中端說,八田與一身高180公分,長得帥,外代樹160公分,腿很長,郎才女貌,八田與一的小孩都說那個銅像不像他。八田酷愛園藝,在家裡常穿著工作服在庭園灑水拔草,常有訪客會對著「這位工人」問「你家主人在嗎?」外代樹則在一旁微笑。

八田與一對日本員工與台灣員工一視同仁,都很照顧。當年水庫工程結束後搬回台北齊東街宿舍,他很快就又全家搬出來,因為他要把宿舍讓給經濟狀況比較差的人。當年負責八田與一紀念園區的前觀光局西拉雅國家風景區管理處處長陳昱宏說,八田與一就是那種愛無國界,民胞物與的人。

W005

八田與一和妻子外代樹同葬於烏山頭水庫旁。(陳志東攝)

八田與一和妻子外代樹同葬於烏山頭水庫旁。(陳志東攝)

八田與一與外代樹感情很好,1942年八田與一奉派搭船前往菲律賓進行灌溉設施調查,途中遭美軍擊沉,遺體火化後運回台灣安葬,死時56歲,外代樹41歲。他死後外代樹單親撫養8個小孩,住在台北,並隨美軍空襲而被疏散回烏山頭。

1945年8月,日本戰敗,在得知即將被遣返之際,外代樹沒有說話。9月1日,颱風剛過的清晨,她靜靜俯視還在熟睡中的子女,輕輕道別,扣上門,在過往青春與和樂家庭的美麗回憶中,縱身躍入烏山頭水庫出水口,猶如再次投入丈夫懷抱。

八田與一活了56年,其中有32年都住在台灣,外代樹活了45年,有30年都住在台灣。他們的8個小孩,遣返日本後,在2011年間仍有3位尚存。郭中端轉述,他們都說自己是「嘉義製造,台北交貨,最後出口到日本的台灣人。」

這些「灣生」,比很多台灣人還愛台灣,但他們沒有被台灣人認同,回到日本,也不被日本人認同。如今八田與一銅像又被斷頭。

加害的與被害的,有貢獻的與無貢獻的,歷史,都將有評價。

日本金澤,八田與一的故鄉,滿是古都之美。(陳志東攝)

日本金澤,八田與一的故鄉,滿是古都之美。(陳志東攝)

1 Trackback / Pingback

  1. 【專題】 齊柏林《看見台灣》的最後飛翔 – 我的中時娛樂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