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金鐘視帝陳柏霖 分享多聲帶演員的基本功

陳金鋒、陳柏霖、柯震東登上《GQ雜誌》12月號封面人物。

MEN OF THE YEAR 亞太之星─陳柏霖

大家要有自己的Style,不要變複製人,你 是什麼樣子就是什麼樣子。不自我設限的偶像級演員,陳柏霖18歲入行,至今人氣始終不墜,一張帥臉加一身演技通吃亞洲各地,更是近年在中國與韓國影視產業崛起後,以個人魅力與堅持不懈的努力,成為反攻兩地市場最成功的代表人物。作品類型多元並橫跨各國,是正港台灣製造的國際級藝人。

如果試著丈量陳柏霖愈發擴張的演藝版圖,2016年初的一檔節目是個合適的參考點─他與韓星宋智孝在大陸實境秀《我們相愛吧》裡扮情侶,以自己的真實身分大談語言不通的浪漫異國戀。節目除了在韓國、中國和台灣拍攝,更開拔到北歐和東南亞出外景,除了在對岸熱播,讓他的暖男形象再下一城外,其中也包含了近年台灣影視產業無法忽視的兩大關鍵字:韓國與大陸。

%e9%99%b3%e6%9f%8f%e9%9c%96-z_zegna%e7%81%b0%e8%89%b2%e5%8d%b0%e8%8a%b1%e7%b2%97%e6%af%9b%e5%91%a2%e8%a5%bf%e4%b8%8a%e8%a3%9d%e3%80%82marni%e6%8b%bc%e6%8e%a5%e9%95%b7%e8%a2%96%e4%b8%8a%e8%a1%a3

陳柏霖。《GQ》雜誌提供

多聲帶演員的基本功

陳柏霖笑起來,仍然會讓人想起那個18歲時演出《藍色大門》,一臉促狹表情的張士豪。電影最後一個鏡頭落在他騎著單車,一襲開敞的夏威夷襯衫迎風飛揚的背影,沒人知道銀幕上的少年未來將往何處,一回神,原來那個少年已然走得那麼遠。身為從台灣發跡的明星,陳柏霖一路途經香港、日本,到近年的大陸與韓國,目前正在上海拍攝的新片,是中國第一次與迪士尼聯名合作拍攝的製作。15年的星河軌跡意外貼合著亞洲影視勢力的脈動。對此,陳柏霖看起來一派輕鬆,強調他順著命運安排,沒有刻意經營。其他人想方設法擠進的派對,卻讓他不費吹灰之力就拿到邀請函。他說:「不要羨慕我,我也付出過很大代價。」

語言是那些許多無法量化的代價之一,不到20歲就以初生之犢之姿闖蕩香港與日本,當其他新人還在摸索演藝圈的生存之道,他已經把粵語和日語說得像母語一樣溜。他的《我可能不會愛你》版權賣往韓國,連帶讓韓方注意到這位非典型印象的華人演員,近年韓國市場向他頻頻招手,陳柏霖仍然不打算只是沾醬油式路過。電影《絕命戀愛》中用英語與一線女星河智苑對戲;與另一位演技巨星孫藝珍合作《壞蛋必須死》時,更是直接跳級,以全韓文演出;韓劇《怪物》中飾演神祕富商則乾脆中、英、韓文一起上。

對於到韓國發展,陳柏霖說自己完全被動。「我是一個漂泊的人,就這樣飄來飄去,從台灣到香港、日本、韓國。」談起韓國與台灣兩地的影視環境差異,他也直言,韓國的電影工業強大太多了。「我常用水杯來比喻,台灣拍一部電影可能只拍到一半,韓國會拍到八分滿,日本電影的問題則是太淡,韓國電影就是有味道,而且也讓你喝飽了。」問他,為何台灣電影會給人這種感覺?他先推說:「嘿,這不要問我。」仍舊放緩語氣,委婉地說:「除了整個市場與工業的問題外,還有勇不勇敢很重要,有沒有很想要說的故事。」除了演員主業外,陳柏霖的公司同樣也有製片功能,擁有說故事的充足資源─如果他想說的話。

%e9%99%b3%e6%9f%8f%e9%9c%96-dior_homme%e9%a7%9d%e8%89%b2%e7%89%9b%e8%a7%92%e9%87%a6%e5%a4%a7%e8%a1%a3%e3%80%82%e7%81%b0%e8%89%b2%e5%8d%b0%e8%8a%b1%e7%b2%97%e6%af%9b%e5%91%a2%e8%a5%bf%e4%b8%8a%e8%a3%9d

人生是無法設計的紀錄片

此刻的他坐在眼前,隨意套著一件版型好看的簡單白T恤,略長的頭髮往後綁成一個小馬尾,他說留頭髮是為了下一部戲準備,開拍前或許就要剪掉了。「無所謂,好看與否其實我覺得大家還是要有自己的Style,不要變複製人。你是什麼樣子就是什麼樣子,不需要追求同一種標準。」如此隨遇而安的姿態,也反映在他對生命的理解上。陳柏霖舉例道,一般人習慣視人生為劇情片,他卻希望自己的像部紀錄片,「差別在設計。」他說:「人生是沒有劇本的,所以我無法計畫幾歲應該結婚、幾歲應該如何,你可以設定目標,但不能讓它淪為一種設計。」

他說,如果不當演員,也許人生就會按照一般標準的路徑去走,但因為從事表演,「隨機」剛好是這項工作最大的特質。「你不知道何時要演年輕,何時要演老人,何時需要變瘦,何時又得突然增胖,本來我們的生活就是處在一個比別人富有彈性的生命狀態裡,你不會想把自己定下來,事實上也無法,我希望可以順著這個彈性,就慢慢過下去。」

「這個夏天,雖然好像什麼都沒做過就過去了。但總會留下一些什麼吧?留下什麼,我們就變成什麼樣的大人。」其實18歲的陳柏霖,在銀幕上就已經說出這樣一段語錄式的話,並因為自己說了這段頗具深意的話而竊喜。當年編劇兼導演的易智言塞給他這段話,如今陳柏霖自己一路印證著。對於長成目前這樣的大人,他自己坦言很滿意。問他有沒有想做而還沒做的事?他繞過問題回答:「希望每個決定都是開心的。」現在還會有需要做不開心的決定的時候嗎?「還沒有。我希望我到每個場合都可以是很自在的,不是說開不開心,而是要Enjoy每個選擇。」

MEN OF THE YEAR最佳回歸─柯震東

天分跟幸運很重要,但我現在覺得,努力是更踏實的。柯震東沉潛兩年,準備及拍攝整整一年,如今以《再見瓦城》中精采深刻的表現,殺進金馬最佳男主角的提名圈,也是入圍本屆男主角唯一台灣代表。以時光磨劍,柯震東用彷彿脫胎換骨的演出證明了,這場回歸無論結果如何,都會是他銀幕生涯的一記漂亮轉身。

「得知入圍的當下,我正在看Netflix的超級英雄影集《路克凱奇》(Luke Cage),當時旁邊沒有其他人,我非常激動,大概有一秒鐘很想哭吧。後來平復了一下情緒,還繼續把那一集影集看完。家人們都很開心,一起吃了頓慶祝晚餐,之後一切就歸正常。」淡定口氣形容入圍當晚的心情。2014年夏天,在喧騰兩岸三地的大麻事件後,柯震東從氣勢最強的一線小生地位上暫時消失。直到他以趙德胤導演的《再見瓦城》入圍金馬最佳男主角,再次回到大眾視線下。這一回,他不再是銀幕上穿著高級訂製西裝的高冷富二代,也不是帥氣又調皮搗蛋的女孩初戀,曝光的電影預告及劇照裡,他成了瘦削黝黑、寡言純情的緬甸少年阿國。南柯一夢,這一夢醒來,已經過了兩年多。

%e6%9f%af%e9%9c%87%e6%9d%b1-%e6%a0%bc%e7%b4%8b%e8%a5%bf%e8%a3%9d%ef%bc%9b%e5%8d%b0%e8%8a%b1%e8%a5%af%e8%a1%ab%ef%bc%9b%e6%8b%bc%e6%8e%a5%e5%9c%96%e6%a1%88%e9%87%9d%e7%b9%94%e8%a1%ab%ef%bc%8c%e9%83%bd

柯震東。《GQ》雜誌提供

苦行僧拍片 磨出演技光芒

兩年多來,柯震東並沒有閒著,光《再見瓦城》的前製訓練就整整花了一年。這對之前站在風頭浪尖上的他,是不可能付出的時間成本。一年或許可以拍3到4部電影,甚至完成更多工作。「《再見瓦城》是我入行至今拍過最久的作品,我以前的努力比較短,接戲接得太快了,這一部拍完,不到一個月又要接下一部作品,準備的時間不夠多,拿出來的,也是比較速成的東西。」

趙德胤的拍片方式近乎苦行僧,就算《再見瓦城》已是他最大規模的製作,但在泰緬邊境長時間拍攝,飾演土生土長的緬甸民工,對柯震東來說,無疑是人生中未曾經歷過的艱辛挑戰。兩人先花半年,手把手地用土法煉鋼的方法逐字調整、練講緬甸雲南話;再到趙德胤的故鄉、緬甸臘戍住上一個多月,和趙德胤的家人及鄰居朝夕相處,了解當地人的生活環境。最後,再到拍攝的泰國工廠實際操作3個月。柯震東用時間慢慢磨掉身上公子哥的都會氣息,從外型到內在,淬煉出接近片中年輕民工的泥土氣味。

面對攻擊 平心靜氣的本質哲學

19歲就出道,眼前的柯震東才剛滿25歲,以面對輿論及媒體風暴來說,或許還太年輕。事件發生的那陣子彷彿炸了鍋,預測及討論急著將他定調,斷言天之驕子的柯震東或許走不過這關。談起這段幾乎人人都得問起的過往,柯震東既不躲閃也不迴避,臉上是一抹若有似無的奇特表情。天之驕子沒被擊垮,他從這場波及範圍可比核災的硬仗中學到不少,包括放軟身段及正向思考。「這兩、三年之間,對我來說最大的改變,大概是心態上的。心臟變得比較強,懂得去在乎本質。」

「以前沒有太多攻擊我的評論,甚至我的工作量已經大到不會去在乎那些言論,但當幾萬人一起罵你或攻擊你的家人時,真的很難受。時間久了,不能說習慣,但我慢慢認知到,本質是最重要的。把該做的事做好,或把自己鍛鍊得更強大,任何人都阻止不了你。攻擊會讓你受傷,但你不會死掉。」柯震東早就做好準備,其中的心路歷程不足為外人道,但挺過地獄般的試煉,如今面對攻擊和謾罵,他已能讓自己心平氣和。「現在就是虛心接受。但是鼓勵、相信你的人還是很多,不要讓自己集中在謾罵的評論上。《再見瓦城》是我付出了一年時間好好完成的作品,甚至到最後拍完了,宣布由我主演,大家還是繼續罵,覺得我會害了電影。謝謝金馬獎仍然肯定了我,肯定了這部電影。」

%e6%9f%af%e9%9c%87%e6%9d%b1-%e6%a0%bc%e7%b4%8b%e8%a5%bf%e8%a3%9d%ef%bc%9b%e5%8d%b0%e8%8a%b1%e8%a5%af%e8%a1%ab%ef%bc%9b%e6%8b%bc%e6%8e%a5%e5%9c%96%e6%a1%88%e9%87%9d%e7%b9%94%e8%a1%ab%ef%bc%8c%e9%83%bd

柯震東。《GQ》雜誌提供

站在演員角色之外看電影

除了人生歷練,柯震東對電影的認知也在拍攝過程產生質變。他坦言自己幸運,一出道就走紅,陸續接的作品都遇上大劇組,只需要做好演員的工作,對電影製作環節中的其他角色既接觸不到,興趣也不高。「但《再見瓦城》的劇組太小了,我們幾個核心成員必須要解決所有狀況,比如天數不夠、資金短缺、人手不足等等,都得想辦法去克服,以及如何用有限的條件完成拍攝。我到這時候才知道,原來拍個電影會遇到這麼多問題,對導演或監製的工作也開始產生興趣。無論有沒有大賣或得獎,《再見瓦城》都讓我對電影這個行業,有了更深層的了解。」

既然有了開頭,之後會想嘗試當導演嗎?「導演們心裡都有個想說的故事,可以有很多方法說給別人聽,現在的我除了演員的身分,也會想用其他方法說故事。雖然近期不可能,但未來或許是有興趣的,至少這是個契機。」以精采破格的角色重回影壇,柯震東說,接下來他不會替自己設限,情欲戲也好、身心障礙者也罷,希望就此戲路大開。「第一次拿下金馬最佳新演員時,我才剛出道,什麼都不懂。這次為了《再見瓦城》努力了很長時間,如果真的拿了金馬,我想我會好好去休個長假。回來之後,再繼續為電影好好努力。」

%e9%99%b3%e9%87%91%e9%8b%92-%e7%ab%8b%e9%a0%98%e7%9b%a4%e9%87%a6%e5%88%ba%e7%b9%a1%e8%a5%af%e8%a1%ab%ef%bc%9b%e8%97%8d%e8%89%b2%e6%88%90%e5%a5%97%e8%a5%bf%e8%a3%9d%ef%bc%8c%e9%83%bd%e6%98%afshiatzy_ch

陳金鋒。《GQ》雜誌提供

陳金鋒2002年進入大聯盟,成為第一位登上MLB(美國大聯盟)的台灣人、4年後結束旅美生涯,成為中職選秀狀元、今年9月在桃園球場劃下生涯句點。在日本人眼裡,陳金鋒是「台灣史上最強打者」,在台灣人心裡,陳金鋒是台灣棒球20年的縮影。也因為有他成功的加入美國大聯盟,在後輩心目中種下了夢想的種子,才會激起郭泓志、王建民或陳偉殷在美國職棒掀起一陣台灣球員旋風。

而中華隊過去十幾年來參加了好多的國際賽,打出這麼多發的全壘打,為何來來去去我們怎麼只記得「陳金鋒」這個名字?儘管他在球場外一直很低調,從沒鬧出任何新聞,也很少發表自己的意見,但是上了球場的鋒哥總是以自己的行動來說明一切,拚了命就是不讓台灣人失望。所以當他宣布今年球季後選擇退休,9個月來牽動無數球迷的心,讓許多已經許久未踏進棒球場的球迷,而且是不分男女老少的各世代球迷,希望能多看起次他揮棒的英姿。

如此高聳的人氣,也讓總統蔡英文選擇陳金鋒在今年國慶日時領唱國歌,蔡英文在致詞時更表示:「今天他離開了熟悉的棒球場,帶領所有人唱國歌。他是我們全台灣人心目中的英雄。在國家生日的這一天,我要向這麼多年來,曾經為這個國家奉獻和犧牲的人,致上我最深的敬意。」蔡英文講的正是台灣人對於陳金鋒的犧牲,這也是為什麼有那麼多觀眾要重回棒球場,因為陳金鋒每一次的揮棒,不管有沒有轟出全壘打,都喚醒很多人心目中集體的記憶,為中華隊表現驕傲的記憶。所以當他今年正式的最後一場比賽盛況空前,不只球迷爆滿,採訪媒體也是擠爆了,最後超過兩萬人以上的觀眾進場,打破中華職棒的紀錄。

失敗是最棒的朋友

因為陳金鋒委屈過,但他可沒有Breaking Bad。在生涯的最後兩年,陳金鋒的打擊席次已經下滑到不足以讓他維持正常手感發揮,就如同前些日子美國大聯盟紐約洋基隊當家球星Derek Jeter引退前的英雄暮遲,人們在場上看見他披著球衣的畫面,幾乎都是指定代打。當我們問到做為國際賽永遠的第4棒有沒有累過時,他罕見地說了一長串話:「人生每個階段都不一樣,你沒辦法去選擇,是環境在選擇你,而不是你在選擇環境,時間到了,你就必須去做。」

引退當天的開場方式教人毫不意外,陳金鋒選擇了唯一一種合情合理的方式:開門見山地謝謝了這些年所有陪伴他的家人、隊友、教練以及球迷。而陳金鋒真是「台灣職棒最後一位英雄嗎」?實際上,眾家媒體用這樣的一句話來評價陳金鋒,確實有些牽強。當然,這不是因為它們溢美了陳金鋒的歷史定位,而是它們嚴重低估了「棒球」。

%e9%99%b3%e9%87%91%e9%8b%92-%e7%ab%8b%e9%a0%98%e7%9b%a4%e9%87%a6%e5%88%ba%e7%b9%a1%e8%a5%af%e8%a1%ab%ef%bc%9b%e8%97%8d%e8%89%b2%e6%88%90%e5%a5%97%e8%a5%bf%e8%a3%9d%ef%bc%8c%e9%83%bd%e6%98%afshiatzy_ch

陳金鋒。《GQ》雜誌提供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